电装公司有马社长:通过新技术实现2035年二氧化碳净零排放

有马浩二社长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时表示,电装公司将在2035年前,实现公司生产运营过程中二氧化碳(CO2)净零排放,即“碳中和”的目标。汽车行业也正在加快脱碳化的进程,加大对电动化产品的重视,为减少生产工艺中的温室气体排放,推进相关的技术开发。作为日本最大的汽车零部件生产商,电装公司提出了具体的目标,而这对于汽车制造商在内的其他各公司的发展战略,也都带来了重要影响。

有马社长称:“公司定下了2035年前实现CO2净零排放的目标。我们将从开发有利于脱碳的产品,减少工厂生产过程所排放的CO2这两方面分别开展行动。”最终实现在无需购买排放指标的情况下,即可完成包括削减产品带来的CO2在内的脱碳化目标。

电装公司同时致力于减少生产工艺中排放的CO2

(位于爱知县安城市的电装安城工厂)

2025年之前利用排放指标暂时实现“碳中和”

2025年之前,利用温室气体排放指标交易制度,暂时实现“碳中和”。此后,通过加快技术开发和研究对策,整合环境应对方针,并于2021年初公布。2019年度电装集团在全世界的CO2排放量为167万吨。

首先,尽可能减少产品带来的CO2。除了扩充适用于电动汽车(EV)、混合动力汽车(HV)及燃料电池汽车(FCV)的零部件,也将继续提高以汽油发动机为代表的内燃机耗油性能。有马社长称:“要进一步钻研并提高(在汽车空调领域积累的)汽车整体的能源管理技术,并投入实际应用。”

对于生产工艺方面,有马社长明确提出:“希望能在工厂内部实现能源从使用到再生的循环,与此相关的技术也正在开发当中。”而将排放的CO2与氢气进行合成的能源化技术利用也在研究中。清洁能源除了可以从电力公司购买,也可以自行利用风力和太阳能进行发电来满足电力需求。

将汽车尾气净化技术运用于工厂

电装公司着手研发汽车尾气检测净化系统,并将该系统所使用的催化剂技术应用到工厂等地。用于实现脱碳化的投资金额尚未确定,详细的工艺方案将在之后探讨。虽然正在对各种技术方法进行研究,但为了达成目标,必须要考虑具体计划的可行性。

近些年,电装公司为应对CASE战略(智能互联、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电动化),研发经费逐年增加。2019财年,销售额与研发经费的比例达到近10%。预计2020财年研发经费将达到5000亿日元(约315亿元)。再加上今后脱碳化的开发费用和在设备上的投资,又将会是一笔巨额。但有马社长强调:“无论花多少钱,我们都要去做。”根据他所描绘的战略蓝图,电装公司将“推进数字化,提高开发效率。在工厂内部减少现有设备投资的同时保持高效率,加大能源相关的投资。”

随着全球范围内脱碳化的加速,各国也在大力普及非汽油汽车及电动汽车。另一方面,有意见指出应把目光聚焦在汽车及零部件生产时所排放的CO2上。尤其是电动汽车的生产与检验需要大量的电力支持。汽车厂商的领导层认为:“仅仅减少汽车排放的CO2毫无意义。”正是在这一点上,电装公司的方针备受瞩目。

而电商的领导层也有所警觉:“若不能实现脱碳,是否就无法在欧美展开市场?”他们认为,公司要想继续经营下去,脱碳化对策不可或缺。

作为德国大型汽车零部件企业,博世于2019年宣布,要通过购买排放指标算,在2020年实现“碳中和”,同时计划在2030年以前向可再生能源的购买及节能方面投资共计20亿欧元。在日本,随着首相菅义伟表示要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汽车行业的日本汽车工业协会也定下了未来的方针。

制造业方面,日本制铁公司计划在2050年实现脱碳化。除此之外,普利司通集团也正以2050年实现“碳中和”为目标提前实施CO2减排计划。2020年7月,美国苹果公司向零部件生产商提出供应链整体进行脱碳化的要求,导致各公司疲于应对。

为防止召回而开展劳资协商,依托IoT挤出现场判断的时间

电装公司有马浩二社长

(图片均来自网络)

有马社长在采访中提及燃油泵召回的问题。虽然他并未正面回应,只是称:“关于今后的进展以及此次召回的原因,现在还无法断言”,但同时也强调:“有必要对品质管理和问题发生时的应对措施进行彻底的重新评估。”电装公司所用的系统通过人工智能(AI)对从全世界的工厂及生产线汇集而来的庞大数据进行分析,从而事先觉察故障。

就品质提高问题,劳资双方于2020年2月份便已开始举办协商会进行讨论。有马社长谈及取得的效果:“虽然具体开展实践还需要时间和精力,但公司内部的意识已经开始有所改变了。”

有马社长强调:“要确保在对现场有正确了解的前提下进行判断。”他认为:“为了能有充足的时间通过五官去看清生产一线切实发生的状况,通过物联网(IoT)技术以及数字化来提高工作效率这一点非常重要。”

有马社长关于“经营改革事关企业生死存亡”的问答

与电装公司有马社长的主要谈话内容如下。

——听说贵公司制定了改革计划“Reborn21”。

“从大约三年前CASE(智能互联、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电动化)流行开始,我就深感经营改革对于公司生存发展的必要性。随着新冠疫情造成经济活动的停滞,于是借这个机会制定了名为‘Reborn 21’的改革计划,并以‘环境与安心’、‘通过数字化重新认识工作’这两点作为主要支柱。”

——请问在环境方面有哪些行动?

“我们制定了2035年前实现CO2净零排放的目标。将从开发有利于脱碳的产品、减少工厂生产所排放的CO2这两方面分别开展行动。”

——将开发哪些产品?

“电动化零件方面,将针对电动汽车(EV)、HV(混合动力汽车)及FCV(燃料电池汽车)全方位展开,同时提高内燃机工作效率。进一步钻研并提高(在汽车空调领域积累的)汽车整体的能源管理技术,并投入实际应用。”

——请问生产工艺中有哪些脱碳化的具体策略?

“我们将循环利用清洁能源,希望能在工厂内部实现能源从使用到再生的循环,与此相关的技术也正在开发当中。”

——如何实现排放的CO2再利用?

“从工厂回收CO2,将其转化为甲烷气并用来发电,从而实现二次利用。至于如何将公司内外所排放的CO2进行吸附并分解,我认为方法有很多,还有待研究。”

——电装公司今后生产工艺方面的投资会越来越大吧。包括环境对策以及CASE在内,请问如何来筹措所需的资金?

“虽然无论是研发还是环境技术都需要大量资金,但都是不得不做的事情。无论花多少钱,都要去做。同时推进数字化,提高开发效率。在工厂内部减少现有设备投资的同时保持高效率,并加大与能源相关的投资。虽然我们的资金并不充沛,但我们也会努力。”

——请问在安全装置方面您意识到哪些问题?

“很多时候我们的目标是希望不再有交通事故出现。为了进一步普及安全技术,我认为还必须要更新系统,以平衡所需成本。此外,新车自不用说,对于已售出的汽车也有必要有附加安全技术并确保不断更新的系统。这将有助于推进安全技术普及以及实现零交通事故。”

——请问您认为大规模召回的原因为何?

“我认为和燃油泵有关,但关于日后的进展以及此次召回的原因,现在还无法断言。”

——您如何看待品质的问题?

“关于品质,‘Reborn21’计划中也有提及。我认为有必要对品质管理和问题发生时的应对措施进行彻底的重新评估。品质提升需要三个重要因素——意识、知识和企业文化。要彻底重新评估这三点。”

——请问您有没有和员工们共享问题意识?

“从2020年2月开始,劳资双方便围绕品质问题开展协商讨论。虽然具体开展实践还需要时间和精力,但公司内部的意识已经开始有所改变了。”

——具体着手于哪些方面?

“为提高品质,有必要彻底落实“现地现物”,即要确保在对现场有正确了解的前提下进行判断。为了能有充足的时间通过五官去看清生产一线切实发生的状况,通过物联网(IoT)技术以及数字化来提高工作效率这一点非常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